阿拉善新闻网-阿拉善新闻门户

海南陵水角灯塔的铿锵“金花”

2019-07-13 22:40:12     来源:阿拉善新闻网     作者:刘欣

  每年逢清明,吴秋芳都要偕亲人回到陵水角的“家”,祭拜长眠于此的父母,墓旁不远,便是日出而息、日落而作的陵水角灯塔。

图为青年时期的吴秋芳与灯塔。受访者 供图

图为青年时期的吴秋芳与灯塔。受访者 供图

  陵水角地处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县南湾东南,距县城约20公里,是中国领海基点之一,这片海湾风光旖旎,但鲜有人迹。

图为如今的陵水角灯塔。 姬永彬 摄

图为如今的陵水角灯塔。 姬永彬 摄

  1928年出生于万宁市龙滚镇的吴朝芹追随二哥步伐参加革命,1950年解放海南岛时,他参加了琼崖纵队剿匪,后来在剿匪途中结识了妻子吴三婆。

  1957年,吴朝芹转业后被部队招工作守护灯桩,便带上吴三婆一起来到陵水角安家,成了陵水角灯塔的第一代灯守员。吴秋芳五姊妹此后陆续出生。

  早期的陵水角灯桩,建在山脚海边的礁石之上。吴朝芹每天点灯、关灯,要爬上山,翻越山顶,再沿峻峭的悬崖攀石而下,由于植物繁茂,他还要随身带上砍刀开路。

  由于灯桩被海水腐蚀容易生锈,风大浪急,每逢吴朝芹爬上五六米高的铁架子时刷油漆,孩子们都要守护在架子下。1965年后,主管部门在当地山顶建起了一座钢筋混凝土灯塔,吴朝芹才结束了冒着生命危险维护灯器的日子。

  住在陵水角,条件十分艰苦。最初吴朝芹一家人住在茅草屋里,遇到大暴雨时,往往是“屋外下大雨,屋里下小雨”。台风来了,茅草屋便轻易被掀翻,后来才搬进了部队盖的石条房里。一家7口人,靠吴朝芹的几十元工资艰苦生活。

  吴秋芳回忆,山上土地肥沃,可以种菜、养鸡、养猪,但是要买米或其它物品时,父亲就得步行一个多小时出去,再坐船到新村港采购。“我11岁的时候早起跟爸爸去买米,因为当时刮风涨水,天色又暗,我走在后边时不小心掉水塘里,还好爸爸听到叫声把我救了起来。”

  五姊妹的上学路则是吴朝芹“背”出来的。“我们每天凌晨四五点我们就要起床,步行一个多小时去学校。上学的路上要途经一片小海,我爸得趁着没涨潮,把我们一个个背过去。有的同学看我们住得很偏僻,说我们五姊妹都是‘野姑娘’。”吴秋芳说。

  吴朝芹常对女儿们说:“这个灯是渔民们的眼睛,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它,不能让它灭了!”随着五姊妹慢慢长大,她们力所能及地帮助父亲做些维护工作,如保养、开关灯、敲铁锈等,被海口航标处的职工们喻为陵水角的“五朵金花”。

  吴朝芹工作认真敬业,患病后不愿离开岗位,后来被送往广州治疗时确诊为淋巴癌,于1987年病逝。临终前,吴朝芹希望四女儿吴秋芳接替他做了30年的工作——守护灯塔,并将他安葬在灯塔附近。

  就这样,当时19岁还没上完高中的吴秋芳“女承父业”,成了海口航标处唯一的“二代”女性灯守员。自此,她每天要爬上20多米高的灯塔开关灯、擦灯罩、打扫卫生。那时,姐姐们都已经出嫁,只有吴秋芳两母女相伴在灯塔生活,唯一的娱乐来自一台破旧的电视机。

  山上蛇多虫多,吴秋芳独自走山路去维护灯塔时总会感到害怕,“有一次遇到灯器出现故障,怎么都处理不好,想着干脆去打工算了。但想起我爸的遗言,就逐渐克服了气馁的情绪。”

  因为常帮父亲扛气瓶、挑电池,吴秋芳体力极好。每当到更换电池的时候,她往往将电池挑上山了,还要下去帮体力不好的男同事挑上来。1989年,单位考虑到女性灯守员工作艰辛,吴秋芳被调往三亚航标站负责财务工作。

  但心中热爱灯塔的吴秋芳根本坐不住,仍常和其他航标工出海巡检、维修灯浮标。“在海上维护灯浮标的时候,一直会被风浪吹得晃来晃去,我从来都没有‘晕标’的。”吴秋芳说。

  而今,随着科技发展,在后方用电脑就可对灯塔、灯浮标的工作状态进行实时监控,吴秋芳和同事们不需要再频繁出海。

  1996年,吴三婆去世后,吴秋芳姊妹遵照遗嘱将母亲安葬在父亲的墓旁。

  2018年,吴秋芳退休了。她说:“我和父亲都为灯塔服务了近三十年,对灯塔的感情无法用言语来表达,只有无尽的热爱。”如今,吴秋芳外出旅游,只要看到矗立在海边的灯塔,亲切、亲近之情油然而生。(完)

(注:来源如注明阿拉善新闻网即为本网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刘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