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新闻网-阿拉善新闻门户

微软市值站上万亿美元 谷歌财报让华尔街“凉凉”

2019-05-02 08:00:08     来源:中新经纬     作者:刘欣

  美股科技公司财报正在陆续公布,财报的表现直接影响了企业市值排名。微软公布了超预期的财报后,市值一举站上1万亿美元高位,而谷歌不及预期的财报公布后,市值两日蒸发近千亿美元。财报的表现也反应了不同的企业策略和管理对公司业绩产生了不同的影响。

  截止收盘,微软市值10000亿美元,亚马逊9485亿美元,苹果9462亿美元,谷歌8227亿美元。

  云市场格局有望两年内改变

  周二收盘,美股科技巨头市值排位再次洗牌。微软收盘市值再次站上1万亿美元,这也是近几个月以来,美股首家收盘晋级万亿美元俱乐部的企业。亚马逊此前盘中市值曾触及万亿,而苹果市值已经许久没有到达万亿。

  微软今年股价累计涨幅已经超过40%。微软上周发布超预期财报显示,过去一个季度微软营收增长14%至306亿美元;每股盈利1.14美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9%至88亿美元,微软的财报很大程度上受益于云业务的增长,微软云Azure第一季度销售大增73%。

  微软云业务的迅速增长受益于目前市场上微软客户使用的大量硬件设备。条形码打印和扫描技术提供商Zebra Technologies CEO Anders Gustafsson在财报公布后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Zebra Technologies在市场上部署的超过1000万台的微软设备对公司业务的发展是巨大的机遇。”

  目前微软、谷歌和亚马逊都在争夺面向未来的云服务市场。亚马逊第一季度财报也显示了云业务的强劲增速。今年一季度,亚马逊云业务收入大幅增长41%,占总收入比重由此前的10%提升至13%。

  相较于微软云和亚马逊云16%和32%的市场份额,谷歌云的目前的体量仍然远远落后竞争对手。但是企业用户相信,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改变了对数据科学和数据挖掘市场的需求,未来云平台服务可能会逐渐转向谷歌。

  宝洁首席信息官Javier Polit日前在公开场合表示,未来5年宝洁将大举投入云计算市场。他认为目前云计算市场的格局可能在未来一年半到两年内发生变化。

  研究机构Forrester Research分析师David Bartoletti认为,未来客户将会更大程度上需求能够为他们业务带来差异化的云服务提供商。

  然而目前谷歌85%的深度学习底层框架TensorFlow却是在亚马逊云AWS上运行的。对此,Bartoletti表示:“谷歌在人工智能方面有很大的优势,很深的数据挖掘能力和产品,但是由于很多谷歌产品都是开源的,比如TensorFlow,因此目前客户仍然可以使用微软云和亚马逊云来支持他们的工作,这是谷歌未来要面对的挑战。”

  谷歌“老兵”施密特正式退位

  谷歌没有公开云业务的增长情况,不过谷歌周一盘后公布的财报让华尔街失望。财报显示,谷歌第一季度营收增长17%,不及前几个季度20%以上的增长;广告收入增长15%,较去年同期28%的增速大幅减半。公司将增长疲弱归咎于YouTube等产品的调整。

  财报公布后,华尔街投行Stifel立即下调了谷歌的买入评级至“持有”。CNBC节目主持人Cramer则讲谷歌的财报乏力归咎于“草率的执行”,“不给力的销售”以及“更加强劲的竞争对手的压力”。

  与此同时,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周二正式宣布将退出谷歌董事会。这位2001年加入谷歌的前CEO近年来有意削弱自己在谷歌的影响力。他4月30日发表公开声明称,在今年6月19日任期结束后,将不再寻求连任。

  2018年1月,施密特宣布辞去执行董事长职务,当时谷歌的市值为7400亿美元。施密特对谷歌最大的贡献是,他让谷歌从一个单纯的搜索引擎,转变为一个为企业提供各种搜索服务的供应商和互联网上最大的广告平台。谷歌超过80%的收入依然来自于搜索广告业务。

  如今谷歌广告收入增长放缓也宣告了属于谷歌广告巅峰时期的终结。谷歌的广告份额不断让位于Facebook和亚马逊。施密特曾经公开承认自己的两个失误,一个就是对社交网络的犹豫,没有能在社交网络兴起之初全身参与,把机会让给了对手,让Facebook和Twitter等社交巨头得以崛起。

  另一个失误是对于人工智能的技术缺乏远见。施密特曾在任时就判断人工智能技术不会取得大规模的成功,并认为人工智能只能够在具体任务中作为一个特定的工具,至于广泛应用则需要几十年事件。这种判断的后果至今影响着谷歌的决策。无论是AlphaGo或者谷歌的TensorFlow,都是针对某一领域的应用,尚不具有通用性。

  在中国市场策略方面,施密特与谷歌其它两位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截然不同。当佩奇和布林发声要求谷歌将核心业务抽离中国,施密特则表达谷歌留在中国的意愿。他指出:“就算搜索业务抽离中国,谷歌在中国仍有诸多重要的业务,比如开发者关系、广告等等。”事实上,后者也成为谷歌在中国最重要的业务。

  近两年来,中国巨大的市场迫使谷歌为寻求回归中国不断做出努力。谷歌内部也宣布了一项代号为“蜻蜓”的计划,不过由于这项计划争议颇大,谷歌一直对此模棱两可,一方面对外不承认项目有任何新动作,另一方面仍在投入人力和预算。谷歌员工去年年底爆料称,仍有约100名员工参与了“蜻蜓”相关项目,员工猜测,谷歌CEO桑达-皮查伊(Sanda Pichai)可能在等待新的机会重启该项目。

  此外,谷歌云前CEO戴安娜-格林(Diane Greene)也将于今年夏天退出董事会。今年1月,格林辞去谷歌云CEO职务,由前甲骨文(Oracle)高管托马斯·库里安(Thomas Kurian)接替。此前,格林推动了谷歌另外一个颇受争议的代号为Maven的项目。该项目与美国五角大楼合作,任务是开发并获得能用于筛选数千小时无人机拍摄视频的机器学习算法,提高视频分析的效率。

(责任编辑:畅帅帅)
(注:来源如注明阿拉善新闻网即为本网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刘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