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新闻网-阿拉善新闻门户

掌阅科技单一主营表现疲软 毛利率连续两年下滑3个百分点

2019-04-23 13:33:21     来源:阿拉善新闻网     作者:刘欣

  2019年4月19日,掌阅科技(603533.SH)披露2018年财报,全年总营收19亿元,同比增长14%。其中,第四季度实现营收4.8亿元,同比增长11.6%,略低于全年增速。

  2018年,掌阅科技全年营业利润1.38亿元,同比微涨3.5%,低营收增速10.6个百分点。实现净利润为1.39亿元,同比上涨12.55%。

  2018年掌阅科技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1.43亿元,较2017年2.28亿元同比降低37%。

掌阅科技单一主营表现疲软 毛利率连续两年下滑3个百分点

(数据来源:掌阅科技2018年财报)

  然而,看似业绩有所上涨的业绩报告,并未激起公司投资者对掌阅科技基本面的认可。这一迹象早在2018年上半年财报披露后就已陆续显现,公司股价较2018年初44.4元下跌至当前股价21.81元(4月19日收盘价),下跌幅度超过49%。

  对比2018上半年财报,发现掌阅科技业绩存在诸多不确定性。掌阅科技2018年1-6月实现营收8.3亿元,同比仅增长8%,而营业成本则直线上升20.8%,营业利润则下滑30.4%至6627万元,净利润同比下滑20%至4732万元。

  进一步查阅公司公告,公司股价下跌有可能与高管套现、战略股东抛售有关。据公司公告显示,继2018年8月公布上半年营业利润同比下滑30.4%后,公司创始高管于2018年12月从二级市场套现超过1.2亿元。之后的2019年1月,掌阅科技发布公告称,股东国金天吉计划自公告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减持公司股份不超2,406万股。如按当前股价核算,国金天吉从二级市场套现将超5.35亿元。

  受不利因素影响,掌阅科技依托电子阅读器iReader布局的“网络原创文学+版权衍生”的战略举措亦遭遇重挫,创市场预期新低。

  公司单一主营表现疲软,数字阅读业务毛利率连续两年下降3个百分点

  虽然2018年全年业绩较同期有所上扬,但细致观来,发现隐藏在其中的危机很难逆转。公司在2016-2018年期间持续尝试多元业务,但迄今为止,据财报显示“数字阅读”业务依然是掌阅科技唯一主营,占2018全年营收的94.06%,业务利润占全年利润总额95%。

掌阅科技单一主营表现疲软 毛利率连续两年下滑3个百分点

  据掌阅科技2018财报显示,其中数字阅读业务实现营收16.6亿元,同比增长5.61%。营业成本支出12亿元,同比增长10%。实现营业利润4.7亿元,与去年持平。

掌阅科技单一主营表现疲软 毛利率连续两年下滑3个百分点

(数据来源:掌阅科技2016-2018年财报)

  业务营收清楚的反映出掌阅科技“数字阅读”这唯一主营业务情况。iReader电子阅读器虽然销量遇阻,但iReader APP并未出现明显下滑迹象,数字阅读行业进入稳定期,掌阅数字阅读业务全年仍然保持增长趋势。

  分析公司年报可以发现,2018掌阅科技“数字阅读”毛利率持续下滑至27%,这业务利润一下滑趋势在2017年就有所体现。2017年数字阅读业务毛利率同比下滑3个百分点至30%,2018年亦未出现好转迹象。

  但真正的危机不在于财务数据增长慢,而是从上游优质内容和下游分发渠道这两个最重要的指标看,掌阅科技赖以起家和上市的“出版图书数字阅读”这个单一业务需求本身,似乎已经形成封闭式的中台业务,由于初期战略定位过于聚焦,导致掌阅几乎不具备自生长的内驱力。

  实际上,掌阅科技为此做了很多尝试,努力摘掉“纸张图书电子版”的印象。据公告显示,2017年公司引入包括《围城》等作品独家电子版权,与如“月关”、“天使奥斯卡”这样的网络文学知名作家签约,开始发展“掌阅文学”的内容。2018年引入了《十九岁的时差》、《金庸作品集》、《季羡林全集》等内容。

  虽然掌阅提倡增加内容质量和数量,但成本投入上并没有呈现这一趋势。与此匹配的是,201年公司内容采购成本同比增加37.59%,占本期总成本的33.61%,2018年内容采购成本同比减少8.14%,占比本期总成本比26.93%,已呈逐年下降趋势。

  与降低内容投入比例相反的是,掌阅的分发渠道成本逐年增加。2017年渠道分销成本6.2亿元,占总成本比例的52.52%,较上一年度提升3.3个百分点。2018年渠道分销成本较上年度上涨17%,占总成本的54%。毫无疑问,掌阅数字阅读业务已处于行业劣势。

掌阅科技单一主营表现疲软 毛利率连续两年下滑3个百分点

(数据来源:掌阅科技2018年财报)

  更让投资者担忧的是,数字阅读持续高增长的成本投入并未变为预期收入。随着“流量贵”这一互联网普遍情况下,掌阅科技的“纯技术”基因成为重回内容运营市场的最大桎梏。掌阅科技的流量成本可能在2019年进一步提高,如运营团队无法短期内转化为营收表现,将恶化公司未来的营业利润表现。

  事实上,我们可以看到,掌阅科技赖以发展的“掌阅iReaderAPP”数字阅读平台已受到挤压。截止2019年4月20日晚Apple APP Store图书排行榜显示,掌阅排名19位,已退出用户的首要选择范围。通过“免费阅读+广告”方式的番茄阅读、连尚文学等免费阅读应用程序,让外界深刻感受到了掌阅“数字阅读”用户下滑的威胁,虽然上市后的掌阅科技很少披露iReader具体月活数值。

掌阅科技单一主营表现疲软 毛利率连续两年下滑3个百分点

掌阅科技单一主营表现疲软 毛利率连续两年下滑3个百分点

掌阅科技单一主营表现疲软 毛利率连续两年下滑3个百分点

  (数据来源:截止2019年4月20日晚Apple APP Store图书排行榜显示,掌阅排名19位,已经挤出用户的首要选择范围)

  据数字阅读行业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掌阅赖以生存的数字阅读业务增长困难,及合作成本显著增加,并不是高强度竞争所导致的。而是掌阅科技可能已经陷入“明知流量贵却无法停止投入、明知内容培育难但又没得选”的囚徒困境。

  这一困境与掌阅科技的公司基因有很大关系。掌阅科技从诞生之初就提倡做正版图书的数字阅读平台,本质并不是内容运营公司。创始管理层之一王良就曾对外强调,“掌阅最初对自己的定位是纯IT公司、技术型平台,希望将产品做好、服务好内容合作方就足够了”。

  面对中国电子阅读用户的变化、及掌阅数字阅读内容供应及分发链条的变化,掌阅“出版图书的数字阅读”这单一业务需求很难形成产业链,公司业务前景存不利影响。

(注:来源如注明阿拉善新闻网即为本网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刘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