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善新闻网-阿拉善新闻门户

强硬裁撤代理商 饿了么全面直营还要过几道坎

2019-04-19 11:28:22     来源:阿拉善新闻网     作者:刘欣

  饿了么强势植入学生试卷和最高26%的平台佣金率等事件还悬悬未决,近期又遭遇多省份代理商指责其“霸王清理”。

  4月15日,有饿了么代理商向《华夏时报》反映称,正遭遇饿了么的强制霸王清理,而且还有部分省份的代理商举着横幅维权。“拉横幅维权实属不甘,饿了么强势清理不讲理逻辑,而近两天随着媒体报道持续,饿了么已主动出面解决沟通。”有接受记者采访的代理商向记者坦言,目前与饿了么的协商还在谈判中,不便多说。

  强势整合百度外卖(现已更名“饿了么星选”)受挫之后,被美团碾压的饿了么似乎正通过强势对旧代理商加码清除全面布局直营市场,此举是此前代理商清退的继续还是新一轮代理商清退的开始?

  再强势清理代理商

  虽然饿了么和百度外卖的整合已久,但其清理初创代理商的手腕似乎更加强硬,似乎不管代理商是否有错,且一律一刀切,甚至有代理商还假借各种借口无理短信取消代理资格。

  “之前看好饿了么在外卖市场的潜力,才愿意代理和开拓本地市场,而今却因一条短信和新的借口被取消代理资格,实在感到憋屈。”一位不愿具名的云南代理商告诉记者,拉横幅抗议也是无奈之举,也想争取与饿了么公平谈判的及机会。

  记者了解到,这位不愿具名的代理商2016年开始代理云南部分市场。 据代理商告诉记者,2016年拿到代理权之后,一直坚持将这份代理做成长期生意,没想持续靠平台过躺着赚钱的日子,不但每年线上投入100多万元,而且还每月还线上线下发力补贴,特别是2019年,希望再度发力市场,单是2019年3月份线上投入就高达40万元,线下推广投入10多万元。

  “然而这一切却被一条清退短信打破了这份平静。”据此前媒体报道称,该短信显示,因违反原协议的内容,行使单方面的解除协议权利,自通知之日起48小时后将关闭权限账户。落款为“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有限公司”。现在王先生的账户已被强制关闭。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20多家“饿了么”地级市独家代理商聚集在大理古城南门,举着横幅维权。横幅上写道:“饿了么还我血汗钱”,“拿代理商当炮灰,投资百万血本无归”等标语。当时就有代理商表示,拉出横幅维权实属无奈之举,目的是希望能够得到妥善解决。

  “此前辛辛苦苦打下的市场,如果就这么被清退,我们无法接受。”另有代理商还质疑称,在合同未到期的情况下,饿了么总部通过各地区渠道经理单方面电话告知部分独家代理商,清退其代理权限,代理商并未看到实际的解决方案文书,仅为短信传达,辛辛苦苦打下的市场,如果就这么被清退,我们无法接受。

  然而对于此次清退代理商,饿了么接受《华夏时报》采访的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未经同意私自变更公司股权结构,并将站点私自外包”以及“未完成双方约定的城市业务目标”,就是触发了清退规则。其中,蒙自代理绵阳市吉茂物流有限公司,在2018年,未完成双方约定的城市业务目标,符合协议清退标准。

  不过代理商并不认同。 “我变更股东是在签约合同之前,而且是减少股东。这只是他们的借口。”来自西双版纳的王先生在媒体上表示。

  当《华夏时报》记者要饿了么提出清退标准细则时,饿了么官方搪塞回复记者称,与代理商签订的合同有多条规则,不好一一介绍。仅表示整个清退过程合理合法。“根据双方协议要求,饿了么严格按照合作约定,通过代理商后台系统和短信通知两种方式。”该人士称。

  不过日前,该事件在舆论的持续发酵之下,饿了么又低调开始改变策略,想通过公平的谈判来挽回此前因强制清退而留给代理商不良的话柄。

  “现在饿了么已经跟我们谈了,要求我们不要向媒体爆料太多,目前双方在谈判中。”另一位接受记者采访的代理商告诉记者,我们说的太多可能对谈判不利。

  《华夏时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从此前接手百度外卖(现在更名饿了么星选)开始,饿了么一改此前对代理商温和的态度,不管是饿了么老代理商还是百度外卖代理商,饿了么不断对代理商提出新的目标和业绩考核,将部分地级市由城市独家代理商模式转为饿了么总部直营。或许正因为如此,一场场代理商维权事件连续上演。

  “此次事件似乎是饿了么重整旗鼓,开启全面自营模式的第一步,对于未来,饿了么有全面取缔代理商,采取直营模式的发展思路。” 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饿了么已经宣布开启进军三四线的发展思路,不过从财力和物力上来看,依靠代理商崛起,并且有融资压力的饿了么,目前还是显得力不从心。

  资金链紧张再来袭?

  “此种困境也是最初过于依赖代理商而酿下的苦果,试想如果没有当初大面积‘摊饼’,也没有今天的饿了么,而过度依赖代理商,最终也会让饿了么尝到收权的恶果。”一位长期观察外卖行业的资深人士对记者分析说,过高的KPI也是收权的间接表现。

  据此前数据显示,2016年,饿了么占据外卖O2O市场份额的34.6%,排在首位,这与各地代理商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此次各种理由清退背后,其实是饿了么对代理商的标准加高了,虽然说部分是为直营让路,而更多的是选择资金量雄厚的代理商,这似乎也跟饿了么全面铺开代理模式的资金压力有关,可以收取更多的代理费和更强力度的布局市场。”一位业内观察人士对记者分析说。

  饿了么对记者的回复中还表示,饿了么过去一年多的快速发展,正在吸引更多代理商积极加入,未来,饿了么也继续欢迎更多的代理商伙伴加入到这份事业里来。

  “可见饿了么还是希望有能力有资金的代理商加入,毕竟几经波折而进入阿里系之后,还是要以强势的态度,希望通过更大的力度在全面进入阿里系之前展示新的面貌。”上述人士对记者分析分析称,而在此前的饿了么在F轮“系列”融资时就存在很大的争议。

  此前媒体报道曾引述一位投资人声音表示,“(F轮融资金额)水分肯定不小”。也有报道称,饿了么此次融资股份稀释很大,稀释股份达40%,“饿了么若当时无法完成大笔融资,可能会面临资金链断裂”。

  最终饿了么在IPO难产以及融资难的困境下,去年4月,阿里巴巴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全资收购;从此,饿了么全面融入阿里生态。

  “饿了么对代理商的渴望本身也是对资金的渴望,更能说明饿了么并没有充足的资金全面实现直营模式,其发展的根基依然依赖代理商,饿了么要实现全面的直营似乎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另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特别是高额并购千疮百孔的百度外卖之后,代理商的份额更是增加,资金缺口更是增大。

  4月18日,当记者再次以代理商的占比对饿了么进行采访时,截至记者发稿,饿了么针对此事并没有具体的回复。

  全面归入阿里系之后,坚持做强直营的饿了么其与占比巨大份额的代理商将扮演怎样的角色?如何完成向直营的全面转换?对此,本报记者将会持续追踪报道。

(责任编辑:单征宇)
(注:来源如注明阿拉善新闻网即为本网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出处,责任编辑:刘欣)

热门